时光只解催人老,不信多情,长恨离亭,泪滴春

出自宋代晏殊的《采桑子·时光只解催人老》
时光只解催人老,不信多情,长恨离亭,泪滴春衫酒易醒。
梧桐昨夜西风急,淡月胧明,好梦频惊,何处高楼雁一声?

译文赏析


时光只知道催人老去,不理解人世间的多情,你看长亭送别时,伤心的泪水滴到衣衫上,连喝醉酒也不能使自己忘却烦恼。
昨夜,急促的西风刮的梧桐树叶飒飒作响,月色惨淡,朦朦胧胧,我的美梦不断地被惊醒,不知何处的高楼上传来大雁凄厉的叫声。

注释
只解:只知道。
不信:不理解。
离亭:古代人在长事短亭间送别.因此称这些亭子为离亭。亭:建在路上供行人休歇的长亭。
春衫:春天所穿的衣服。此处指年少时穿的衣服,唐代张籍《白纻歌》:“皎皎白纻白且鲜.将作春衫称少年。”
淡:惨淡清冷。
胧(lóng)明:模糊不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晏殊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yezaifei.net/mingju/5238.html
上一篇:造物无言却有情,每于寒尽觉春生。
评论
0条评论
关于作者
  • 收录晏殊作品: 首(全)
  • 点击查看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