闲坐悲君亦自悲,百年多是几多时。

出自唐代元稹的《遣悲怀三首·其三》
闲坐悲君亦自悲,百年都是几多时。
邓攸无子寻知命,潘岳悼亡犹费词。
同穴窅冥何所望,他生缘会更难期。
惟将终夜长开眼,报答平生未展眉。

译文赏析


闲坐无事为你悲伤为我感叹,人生短暂百年时间又多长呢!
邓攸没有后代是命运的安排,潘岳悼念亡妻只是徒然悲鸣。
即使能合葬也无法倾诉衷情,来世结缘是多么虚幻的企望。
只能睁着双眼整夜把你思念,报答你平生不得伸展的双眉。

注释
邓攸:西晋人,字伯道,官河西太守。《晋书·邓攸传》载:永嘉末年战乱中,他舍子保侄,后终无子。
潘岳:西晋人,字安仁,妻死,作《悼亡诗》三首。这两句写人生的一切自有命定,暗伤自己无妻无子的命运。
窅冥:深暗的样子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元稹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yezaifei.net/mingju/5305.html
上一篇:人生百年有几,念良辰美景,休放虚过。
评论
0条评论
关于作者
  • 收录元稹作品: 首(全)
  • 点击查看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