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时人事日相催,冬至阳生春又来。

出自唐代杜甫的《小至》
天时人事日相催,冬至阳生春又来。
刺绣五纹添弱线,吹葭六琯动浮灰。
岸容待腊将舒柳,山意冲寒欲放梅。
云物不殊乡国异,教儿且覆掌中杯。

译文赏析


自然界的节气和人世间事逐日相催,冬至一到,阳气初动,春天也就快来了。
刺绣姑娘添丝加线赶做迎春的新衣,律管内的灰相应飞出则知冬至已到。
堤岸好像等待腊月快点的过去,好让柳树舒展枝条,山中的腊梅冲破寒气傲然绽放。
此地自然景物与故乡相差无几,让小儿斟满美酒,一饮而尽。

注释
小至:《全唐诗》于题下注:“至前一日,即《会要》小冬日。”
天时人事:自然界的节气和人世间的事情。天时,指自然变化的时序。人事,人世间事。
日相催:逐日相催。
阳生:阳气初生,古人认为到冬至那天阴气极盛而新的一线阳气刚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杜甫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yezaifei.net/mingju/5326.html
上一篇:无聊成独卧,弹指韶光过。
评论
0条评论
关于作者
  • 收录杜甫作品: 首(全)
  • 点击查看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