陌上深深,依旧年时辙。

出自近现代的《蝶恋花·满地霜华浓似雪》
满地霜华浓似雪。人语西风,瘦马嘶残月。一曲阳关浑未彻。车声渐共歌声咽。
换尽天涯芳草色。陌上深深,依旧年时辙。自是浮生无可说。人间第一耽离别。

译文赏析


满地凝结着寒霜,浓得像覆上一层白雪。人们立在西风中话别,瘦马也向着残月不断悲鸣。送别时,《阳关》一曲犹未奏完,离人就已出发了。咿轧的车声仿佛应和着歌声,在痛苦地呜咽。
天涯芳草青青的颜色已换作枯黄,可是,陌头上深深的车辙依旧是我来时的模样。三句为前人未道之语。静安于是年春跟随罗振玉入京,数月后即奔丧回里。来去匆匆,情事已更,故深感人生之无常。这虚浮无定的人生,还有什么可说呢?在人间最令伤心的事莫过于离别了。

注释
霜华,此指严霜。因其每呈结晶状,故云。张祜《旅次上饶溪》诗:“秋竹静霜华。”
阳关,指《阳关三叠》曲。为古代送别的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蝶恋花·满地霜华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yezaifei.net/mingju/5327.html
上一篇:天时人事日相催,冬至阳生春又来。
评论
0条评论
关于作者
  • 收录蝶恋花·满地霜华作品: 首(全)
  • 点击查看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