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戎诏下十五年,将军不战空临边。

出自宋代陆游的《关山月》
和戎诏下十五年,将军不战空临边。
朱门沉沉按歌舞,厩马肥死弓断弦。
戍楼刁斗催落月,三十从军今白发。
笛里谁知壮士心,沙头空照征人骨。
中原干戈古亦闻,岂有逆胡传子孙!
遗民忍死望恢复,几处今宵垂泪痕。

译文赏析


与金人议和的诏书已经下了十五年,可笑将军们不战徒然地驻守在边疆。
豪门府第终日沉溺于宴乐歌舞,棚里的战马肥胖老死,军库中闲置的弓箭也已腐朽断折了。
守望岗楼上报更的刁斗催促着月亮下山,三十岁从军现已是白发丛生。
谁又能理解羌笛声中传出的战士心声呢?落月的余光把战场上征人的尸骨照映。
中原大地古来战争不断地发生,而今只能让金人在此传子生孙?
遗民忍死偷生盼望着失地收复,今夜不知有多少人流泪望月轮!

注释
关山月:乐府旧题,《乐府解题》云“《关山月》,伤离别也”。
和戎:原意是与少数民族和睦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陆游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yezaifei.net/mingju/5386.html
上一篇:日月忽其不淹兮,春与秋其代序。
评论
0条评论
关于作者
  • 收录陆游作品: 首(全)
  • 点击查看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