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年射虎南山秋,夜归急雪满貂裘。

出自宋代陆游的《三月十七日夜醉中作》
前年脍鲸东海上,白浪如山寄豪壮;
去年射虎南山秋,夜归急雪满貂裘。
今年摧颓最堪笑,华发苍颜羞自照。
谁知得酒尚能狂,脱帽向人时大叫。
逆胡未灭心未平,孤剑床头铿有声。
破驿梦回灯欲死,打窗风雨正三更。

译文赏析


前些年在东海遨游,切细鲸鱼肉做羹汤,眼前是如山白浪,激起我豪情万丈。
去年在终南山下射虎,半夜里回营,漫天大雪积满了我的貂裘。
今年摧丧颓废真令人发笑,花白的头发,苍老的容颜,使人羞于取镜一照。
谁能料到喝醉了酒还能作出狂态,脱帽露顶,向着人大喊大叫。
金虏还没消灭我的怒气不会平静,那把挂在床头上的宝剑也发出铿然的响声。
破败的驿站里一觉醒来灯火黯淡欲灭,风雨吹打着窗户,天气约摸是半夜三更。

注释
 “前年”二句:前年,指前些年。陆游在绍兴三十年(1160)官宁德主簿,曾在福州泛海。有《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陆游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yezaifei.net/mingju/5431.html
上一篇:关河底事空留客?岁月无情不贷人。
评论
0条评论
关于作者
  • 收录陆游作品: 首(全)
  • 点击查看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