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今百馀尺,花落成枯枝。

出自唐代李白的《独不见》
白马谁家子,黄龙边塞儿。
天山三丈雪,岂是远行时。
春蕙忽秋草,莎鸡鸣西池。
风摧寒棕响,月入霜闺悲。
忆与君别年,种桃齐蛾眉。
桃今百馀尺,花落成枯枝。
终然独不见,流泪空自知。

译文赏析


  骑在白马上翩翩而驰的,那是谁家的少年,是在龙城边塞戍城立功的征戍之人。天山如今天寒地冻,积雪厚有三丈,这个时候怎么适合远行呢?春日的蕙兰忽而变得枯萎,变成了秋草,闺中的美人也已经到迟暮之年了。在这凄清落寞的深秋,曲池边传来阵阵吱吱呀呀梭子的声响。那是风吹动寒梭发出的声响,月亮伴着清霜,更显出秋天深居闺中的女子的无限伤悲。还记得与丈夫离别的那年,门前种的桃树与她齐眉。如今桃树已经高百余尺了,花开花落几十年过去,很多枝条已经枯萎了。始终不见丈夫归来,只有凄伤的眼泪独自空流。

注释
黄龙:古代城池名。又名龙城。在今辽宁朝阳一带。此处泛指边塞地区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李白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yezaifei.net/mingju/5433.html
上一篇:别来几春未还家,玉窗五见樱桃花。
评论
0条评论
关于作者
  • 收录李白作品: 首(全)
  • 点击查看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