玉梅消瘦,恨东皇命薄。

出自宋代汪元量的《传言玉女·钱塘元夕》
一片风流,今夕与谁同乐。月台花馆,慨尘埃漠漠。豪华荡尽,只有青山如洛。钱塘依旧,潮生潮落。
万点灯光,羞照舞钿歌箔。玉梅消瘦,恨东皇命薄。昭君泪流,手捻琵琶弦索。离愁聊寄,画楼哀角。

译文赏析


眼前景象繁华依旧,谁能与我共享欢乐呢?月下花丛掩映,楼台林立,只是已蒙上漫漫尘埃。昔日繁华消逝,只有青山如常。钱塘江仍像从前潮起潮落,尘世的兴盛衰亡仿似与它无关。
往日烛光烁烁、亮如白昼,一片歌舞升平,现今都已不再。梅花凋谢,春光难以长久。国家即将陷落,后宫嫔妃只怨命运多舛。满腔愁怨无处说,只能寄托在那幽咽的号角声中。

注释
漠漠:密布貌;布列貌。
豪华:指元宵节的繁华已逝喻指宋朝昔日的整个太平景象已荡然无存。
东皇:指春神。
弦索:指乐器上的弦,泛指弦乐器,这里即指琵琶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汪元量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yezaifei.net/mingju/5476.html
上一篇:游人记得承平事,暗喜风光似昔年。
评论
0条评论
关于作者
  • 收录汪元量作品: 首(全)
  • 点击查看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