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年过代北,今岁往辽西。

出自隋代薛道衡的《昔昔盐》

垂柳覆金堤,蘼芜叶复齐。
水溢芙蓉沼,花飞桃李蹊。
采桑秦氏女,织锦窦家妻。
关山别荡子,风月守空闺。
恒敛千金笑,长垂双玉啼。
盘龙随镜隐,彩凤逐帷低。
飞魂同夜鹊,倦寝忆晨鸡。
暗牖悬蛛网,空梁落燕泥。
前年过代北,今岁往辽西。
一去无消息,那能惜马蹄。

译文赏析


丝丝垂柳低垂,轻轻覆盖在金黄色的堤岸上;又是浓浓夏日,蘼芜的叶子又变得异常繁茂浓密。
在荷叶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碧绿的池塘水溢出池塘外,桃李的花瓣随风飘然而落,撒满树下的路。
思妇长得像采桑的秦罗敷一样美貌,她对丈夫的思念情怀像织锦的窦家妻那样真切。
丈夫已去关山之外,思妇在风月之夜只能独守空闺,忍受寂寞。
她独处闺中,长期收敛值千金的笑容,相思使她经常整日流泪。
她无心打扮,铜镜背面所刻的龙纹被藏在匣中;懒得整理房间,凤形花纹的帷帐没上钩而长垂。
她因思念丈夫神魂不定,夜里睡不着,就像夜鹊见月惊起而神魂不定,也像晨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薛道衡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yezaifei.net/mingju/5481.html
上一篇:年时俯仰过,功名宜速崇。
评论
0条评论
关于作者
  • 收录薛道衡作品: 首(全)
  • 点击查看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