军听了军愁,民听了民怕。

出自明代王磐的《朝天子·咏喇叭》
喇叭,唢呐,曲儿小腔儿大。官船来往乱如麻,全仗你抬声价。(唢呐 一作:锁呐; 声价 一作:身价)
军听了军愁,民听了民怕。哪里去辨甚么真共假?
眼见的吹翻了这家,吹伤了那家,只吹的水尽鹅飞罢!

译文赏析


喇叭和唢呐,吹的曲子虽短,声音却很响亮。官船来往频繁乱如麻,全凭借你抬高名誉地位。
军队听了军队发愁,百姓听了百姓害怕。哪里会去辨别什么真和假?
眼看着使有的人家倾家荡产,有的人家元气大伤,直吹得江水枯竭鹅飞跑,家破人亡啊!

译文二
喇叭锁呐呜呜哇哇,曲子很短声音大。官船来往乱如麻,全凭你来抬声价。
军队听了军队愁,百姓听了百姓怕。能到哪里去分真和假?
眼睁睁吹翻了这家,吹伤了那家,只吹得江水枯竭鹅飞,民穷财尽啊!

注释
朝天子:曲牌名。
喇叭:铜制管乐器,上细下粗,最下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王磐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yezaifei.net/mingju/5646.html
上一篇:将军金甲夜不脱,半夜军行戈相拨,风头如刀面
评论
0条评论
关于作者
  • 收录王磐作品: 首(全)
  • 点击查看所有